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八十年代初的农村之新婚妈妈】1~6

【八十年代初的农村之新婚妈妈】1~6

字数:10617

           八十年代初的農村之新婚媽媽

2014/07/29發表於:春滿四合院


                (一)

  五月雖說是勞動的節時,但農村其實一點都不忙,父親結婚全村的男女老少都來了,不外乎就是吃吃喝喝、鬧鬧笑笑,當然還有抬陪嫁品什麼的農村禮數。晚飯吃過後,村裡的婦女幫忙收拾後就都散了,各自回家做該做的事,我也跟著二嬸到了她家,把床單獨留給了新婚的父母。

  二嬸家就在隔壁,她家有兩張床,二叔二嬸一張,堂姐一張,中間就隔一張破舊的竹席。我姐比我大五年,今天十三歲,長得乖巧可愛,我就和姐同睡一張床,二叔二嬸一張床。

  九點左右,二叔二嬸就上床睡覺了,我和姐也無聊的上了床,我還是光著身子上的床。天氣有點熱,床上只有一張被單,姐也只穿著一條薄的花內褲,上身赤裸,兩個奶子尖尖的很是好看,我就一直盯著姐的胸,姐卻看著我的小雞雞,誰都沒說話。

  不一會,席子的另一邊就傳來了「嘰喳嘰喳」的聲音,我很好奇,就想轉過頭去看是怎麼回事,姐忙拉著我,把手指放在嘴邊做了個禁聲的手勢,然後拉著我小心的下了床,把眼對著舊竹席破開的洞,我也把眼對著我面前席的破洞。一看,我一下子就瞪大了眼,張嘴想說什麼卻說不出來,呼吸有點急,全身感覺開始發熱,小雞雞也不自覺的硬了起來。

  月光從屋頂的亮瓦照在席子對面的床上,我清楚地看見二叔趴在二嬸身上,直著腰一前一後的挺動著,雙手還不斷地搓揉著二嬸的大白奶。二嬸咬著牙關、皺著眉頭,雙手抱著二叔的屁股一上一下地動著,「嘰喳嘰喳」的聲音原來是隨著床上兩人上下運動發出的響聲。

  我把臉轉過來看看姐,卻發現姐全神地看著,一手搓著自己的胸,一手伸在兩腿間不停地動作,我才發現姐的內褲已不知在何時已不見了,和我一樣全身赤裸,剎那間我全腦空白。

  「嗯……嗯……嗯……」的聲音把我的思維拉回,才發現姐的眼睜大了些,嘴也張著,不停地出氣、呼氣,但聲音不是她發出的,是二嬸的聲音:「喔……哦……嗯……」我聽清了,趕忙又對著舊席的破洞看去,卻發現變成二叔躺著,二嬸跨在二叔的身上不停擺動,嘴微張開,一手搓著自己的大白奶,一手按在二叔的胸上,頭不時搖擺一下。

  「嗯……嗯……嗯……」隨著二叔屁股往上翹一下,二嬸的大白奶就往上晃一下,然後上下跳動,嘴裡也發出「哦……嗯……」的聲音。

  「哦……嗯……嗯……」二叔不停地翹著屁股,二嬸就不停地叫喚,或許二嬸感覺累了,就起身躺在二叔的旁邊。我看見二嬸一對大白奶上的乳頭是暗紅色的,又像是暗黑色的,有點分不清;小腹有點鼓,兩腿和屁股一樣白,有肉但不是很胖,兩腿間陰毛濕濕的,有的向上,有的向下,還有向左右分的,反正有點雜亂,但都是從陰部向四週分開,可能是和正在做愛有關,不知平時二嬸的陰毛也是向四週分開,露出整個水汪汪的帶點黑色的屄麼?

  這時二叔跪在床上把二嬸的兩腿大大分開,然後將她的屁股往上托起一點,把水汪汪的陰道對著自己的雞巴就屁股一挺,「噗滋」一聲就插了進去。我這才發現二叔的雞巴大概有十四、五公分長,直徑大概在四公分左右,比我只有八、九公分長的小雞雞大多了。

  二叔用手托著二嬸的屁股,一前一後地抽插著,隨著的還有「噗滋、噗滋」的聲音和二嬸嘴裡發出的「嗯嗯」輕哼。

  「噗滋……噗滋……」

  「嗯嗯……嗯嗯……」

  「嘰喳……嘰喳……」

  伴隨著二叔的抽插,還有晶亮的液體從二嬸的陰道中流出,我不知道那叫什麼,是淫水吧?淫水把床單都打濕了一大塊,卻還隨著二叔的抽插不斷地流出。
  「嗯……嗯……用勁……使力……」二嬸不斷地啍叫著,隨著二嬸的叫喚,二叔更賣力地抽插。隨著二叔賣力的抽插,淫水也越流越多、越流越快,二嬸也越叫越大聲:「哦……哦……好爽喔……使力……用勁幹……幹……幹……用勁幹……哦……哦……哦……爽……爽……」

  可惜的是,二叔在快速抽插三分鐘左右就「哦」的叫一聲就不動了,趴在二嬸的肚皮上不停地喘氣,二嬸咬著牙推了推二叔,二叔翻身就躺在旁邊不動了。二嬸歎了口氣,從枕下拿出毛巾擦著二叔變小了的雞巴,然後擦拭自己的下身。
  不一會兒二叔就睡著了,二嬸穿了件汗衫就下床準備出去,我姐趕緊拉了我一下快速上床,我也跟著爬了上去。馬上我就聽見開門的聲音,我轉頭一看,原來是二嬸出去了,但這麼晚了二嬸出去幹什麼?還只穿了件汗衫,裡面什麼都沒穿,而且汗衫還是有點大,領口可見三分之一乳房,下面剛好蓋著屁股,而且還是白色的,那是二叔平時穿的,但平時二叔下面也穿了條褲衩吧?

  二嬸就這樣出門?我看向姐姐,姐不以為然的樣子,我知道二嬸肯定不是第一次這樣穿著出門了,我以前還真沒注意這方面的事,以後要注意了。心裡想著卻被姐的動作把我弄醒,原來姐見二嬸出門後,她便倒趴在床上,一邊玩弄我的小雞雞,還一邊抓著我的手去搓她的尖乳頭,頓時我又感覺到了全身發熱,口乾舌燥。

  我看著面前姐那有點濕、有點毛的陰道,忍不住的把嘴貼了上去,一股很奇怪的味道,香、甜、鹹,不一而言。姐在我嘴貼上的瞬間輕顫了下,我就感覺我的小雞雞被一個溫暖的東西包圍住了,我也忍不住顫抖了幾下。我知道那是姐的嘴,大享受了,從來沒有這麼享受過,飄飄欲仙,無法形容。

  同時我也感覺到姐的屄張開了一些,還有些水往外流,也感覺到姐的屄水越來越香、越來越甜,不自覺的伸出舌頭舐了起來。姐開始不停地顫抖,同時也不停地用嘴一上一下的套弄起我的小雞雞。

  不一會兒我就感覺全身顫抖得厲害,頭也有點昏昏的,小雞雞好像尿尿一樣有水放了出去,但又好像什麼都沒放出,放出的是力氣一樣。同時姐也顫抖得厲害,還把她的屄使勁往我嘴上頂,忽然一股大量的水流入了我的嘴裡,把我整個嘴都打濕了,但感覺很爽很爽。

  不一會姐就不動了,我也感覺像沒了力氣一樣。就這樣躺了幾分鐘,感覺又有力氣了樣,我推了下姐,姐起身穿上一件二嬸的襯衫叫我起來,我也趕忙穿上衣服,被姐拉著小心的出了門。

  我正想問去哪,就見姐小心地趴在我家的牆外,我也好奇地湊了過去,從牆縫隙間向裡看去。我看見我爸正和我的新媽做著剛才二叔和二嬸那樣的事,不同的是我爸輕慢地抽插,我媽還叫「輕點……輕點……痛……」。

                (待續)

===================================

                (二)

  續上篇。

  屋內還亮著燈,雖然是煤油燈,但還是能看得清清楚,我新媽紅紅的乳頭、飽滿的白奶,還有烏黑的陰毛亮閃閃的,上面也被淫水打濕了,但還都是向下方向,比起二嬸的順些,不雜亂。她緊皺的眉頭、張開的小嘴、有點亂的頭髮,一雙手撐住我父親的兩條大腿想阻止他的抽插卻又無力的樣子。

  隨著父親每下插入,我那新媽的頭就往上抬起一下,「啊……嗯……啊……嗯……」的一波一波,兩隻奶子猶如大白兔一樣蹦跳不斷。

  隨著時間的流失,漸漸地新媽嘴裡的叫聲也變了:「嗯……嗯……嗯……」身子也全立了起來,兩手使勁地抱著父親的頸子,父親雙手托起新媽的屁股,一上一下的越來越快。不一會兒媽的身子就開始顫抖,頭往後昂還一甩一甩的,嘴裡不停唸著:「嗯……要飛了……哦……我來了……哦……來了……哦哦哦……來了……來了……用力……哦……」

  這時父親把母親整個抱起,跪在床上使勁地抽插著,我還清楚的看到淫水不斷從媽媽的屁股下流出,沿著父親的腿流到床上,有的直接從媽媽的屁股下滴落在床上。

  「啪啪啪啪啪……」父親不斷地抽插,不斷地碰撞,媽媽的身子已經僵硬在父親的身上,雙手使勁地抱著父親的背膀,兩腿也用力夾著父親的腰,「啊……嗯……嗯……嗯……」不停地喘著氣,而父親卻繼續使勁挺翹著屁股,嘴裡也發出「啊……嗯……」的喘息聲。

  「啪啪啪……」媽媽又全身沒力似的躺在了床上,父親把媽媽的腿分得大大的使勁抽插撞擊著,隨著父親猛烈的撞擊和抽插,媽媽一邊不停地擺著頭,一邊「啊啊」的大聲叫著,一雙手一下使勁抓著枕巾,一下又揮起來想推開父親,但父親的抽插節奏太快了,所以媽媽剛揮起手就又趕緊放下抓緊枕巾。

  「啊……啊……」媽媽的叫聲很大,或許她自己都不知道吧,傳出很遠。
  「啊……啊……啊……」

  「啪啪啪……」

  突然,父親雙手抱著媽媽的屁股一下站了起來,媽媽就整個身子軟了下去,「啪啪啪……」父親又抽插撞擊了兩分鐘,突然屁股一挺,「啊」的一聲大叫就不停顫抖起來,媽媽也「啊啊啊」的叫個不停。

  足有一分鐘父親才放下媽媽,隨著父親的陰莖抽出,我才清楚地看到我新媽媽的陰戶居然是紅色的,張得開開的,從裡面不斷地流出白黃色的精液,精液還帶了一些小泡,很是迷人好看,比二嬸的看得清楚多了。這時姐姐拉了我一下,示意我該走了,我才戀戀不捨的小心地回去二嬸家。

  當我和姐回到床上才想起二嬸出去了,我又下床往席子的另一邊看去,發現二叔仍在熟睡,二嬸還沒回來,我悄悄上床抱著赤裸的姐姐久久不能入睡。
  不知過了多久,姐早已睡著,我才聽到二嬸回來的響聲。我又悄悄地下床看向竹席的另一邊,發現二嬸的頭髮有點亂,點亮了煤油燈,我才發現二嬸赤身裸體的站在床邊,張開雙腿,陰戶開開的,雖然陰唇是淡黑色的,但整個陰戶都有點紅腫,陰毛更雜亂了,陰道裡不斷地流出黃白相間的精液。

  二嬸就這樣張開腿站著,任由精液從陰道裡流出滴落在地,陰道還像在呼吸一樣一張一合的。我順著陰戶往上看,發現二嬸微微凸起的小腹上有些淺淺的印跡,不知是怎麼形成的;再往上看,二嬸略有點下垂的奶上也有印跡,有點紅,和白白的乳房成鮮明的對比,乳頭還是硬硬的,猶如兩顆花生米頂在白嫩的乳房上。

  大概過了十分鐘,我發現二嬸的陰道還有淡淡的精液流出,地上已經有一大灘。我不知道這是什麼概念,現在想來,至少得三、四個男人才有的量吧!而且還是那種精液多的,不是一天射兩次的那種少量的。如果是這樣,那麼二嬸出去了哪裡?又和多少個男人同時做愛才有如此的量,我不敢想像。

  或許是二嬸感覺流得差不多了,才打來一盆水用毛巾把全身都擦拭了一遍,又把凌亂的頭髮理了一下就倒水、吹燈,赤裸地上床睡覺。我也悄悄地上床,卻睡不著,看著赤身的姐姐我始終覺得女人的身體太好看了,於是我一會兒輕捏姐姐的乳房,一會兒掰開姐姐的雙腿,把頭伸到姐姐的腿間掰開她的陰戶仔細地反覆的看來看去,直到實在太睏了才睡去。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二嬸叫起,吃飯,上學去。我到教室都還是昏昏沉沉的,但是當我看到講台上我們的林老師時,精神馬上一振。我們學校有五個班級,每個班級一個老師,從啟蒙教到小學畢業,語文、數學、思想品德、體育、音樂、勞動都是一個老師教。

  我們林老師不是我們學校的正式老師,但她也和我們學校有很大關係,她的父親原來是我們學校的校長,現在在鄉上中心校當副校長。她的母親現在還是我們學校的老師,她的哥哥是大學生,她也是大學文憑,不過是自考的那種,一米六幾的個頭,剛從廣東那邊打工回來,時髦,二十六、七歲,豐滿,熟女,還沒結婚。

  也是,像她這樣的出生在書香門弟,家庭條件好,不愁吃穿,又見過世面,農村的男人她還真看不上,再加上她的身高、身材、面貌都好,一心想要嫁入城市,但那時城裡人也清高,看不起農村來的,所以她也二十六、七歲仍沒結婚。
  我們全村就她沒嫁的,以前還有我新媽媽陪,現在她是一家獨大了。但就算這樣也沒有人說什麼,因為農村誰有資格說她呀?自愧不如,不能比呀!你看她打工剛出去就回來了,不順心唄!回來就教書,是頂她媽的班,她的穿著農村一輩子都沒見過,想都想不到的服飾。

  今天也是,太陽早早燒紅,才八點多就感覺到了炙熱。林老師把頭髮盤起,露出她那白皙纖細的脖頸,經過昨晚二叔二嬸還有姐和父母的性教育,我發現自己一夜間長大了,比如現在看見林老師的白皙細頸,我很想咬一口、親一下、聞一聞……

  再看她的上衣,一件背心,對,就一件超短背心,比胸罩長一點,又不是尋常見到的黑白背心,粉紅色的表面皺褶起的,彈性超好,好像整個布料就是皺褶起的,一拉就把皺紋拉平當然就很大,一鬆就又皺回。兩根兩小指寬的帶帶掛在肩上,背部中間就一小掌寬的橫連著,其餘的白嫩肌膚全暴露在空氣中。

  前面高挺飽滿的酥胸有一半在外,酥胸下也只有十公分左右,側面也很開,濃密的腋毛不抬手都能看見,抬手從兩側也能看見酥胸的白嫩。最要命的是她裡面沒戴胸罩也沒胸墊,整個酥胸的輪廓和乳頭都顯露了出來。還是經過昨晚的開發,我才看得這麼仔細,才發現原來老師這麼性感。以前她也這樣穿過這衣服,只不過我不懂,不覺得什麼,現在才發現原來林老師是這麼誘人。

  由於背心很短,只離酥胸十公分左右,所以整個白嫩細滑的肚皮也全暴露在外,直到下身能看見盆骨。下面穿的是一條超低超短的裙子,和上面背心一樣有點皺的料子,整條裙子也就三十公分差不多,上背面能隱見股溝,挺翹的屁股包得圓圓的,前面見盆骨,還隱隱有兩條陰毛露在裙外。

  下面細長白皙的長腳一覽無遺,一抬腳就能看到裙內白色透明的內褲,還有黑黑的一團,我知道那是陰毛。最要命的是林老師穿的是三角內褲,不知是買小了還是什麼的,一條內褲很小很窄,坐著的時候我能清楚看到內褲的鬆緊帶,就像內褲脫了一半一樣,中間的布也很窄。

  在林老師的一站一坐幾次後,我發現她那透明的小白內褲中間那條布居然捲拉起勒入陰戶中了,濃密黑亮的陰毛還有飽滿的陰唇都清晰明見。當然別的同學很難發現這春光,因為我坐的是第一排正中的位置,是通過講桌下才發現的,而講桌中間我那麼一尺寬的間隙,兩邊是講桌抽屜,有木板擋住,而我後面的人被我的身子擋住了,當然若偏過我的身子也能看見,但會被老師發現上課不認真,東張西望是要站講台的。

                (待續)

===================================  這個故事很大,喜歡的回評頂起。之所以叫新婚媽媽,是因為所有的故事都是從我父親娶我新媽的那一晚開始的。



                (三)

  老師的性感、老師的豐滿、老師的大膽讓我眼界大開,猶如發現了新大陸一樣,給我的視覺衝擊不是一般的大。現在想想,老師絕對是最前衛、最時髦、最開放的那類型。

  我完全被老師的身體迷住了,一節課一節課在迷迷糊糊中過去。老師也發現我精神恍惚,以為是因為我父母結婚帶來的影響,開導了我幾句也就過去了,她卻不知道我聽不進課完全就是因為她的暴露,當然我也不會說,只好默認她的想法。

  下午放學回家尚早,太陽還在山頭,我剛進屋就聽見床「嘰嘎,嘰嘎」的叫個不停,還有父母的喘氣聲和媽媽不停地叫著:「別來了,小字要回來了。」小字是我的小名。

  「沒事,可能還有一會兒。」我爸爸不以為然的道。

  「可……可是我……我好像聽到他回來了。」我媽媽一邊喘氣一邊說道。
  「沒事,回來再說。」我爸爸滿不在乎。

  「可是……可……」

  「別說了,沒事。」

  聽見他們的對話,我假裝沒聽到,推開門走了進去,叫了一聲:「爸爸、媽媽,我回來了!」就看見我爸爸把我媽媽的雙腿分得大大的使勁衝刺著。

  我媽見我回來,趕緊拉了被單蓋在身上。我爸繼續操著我媽,轉過頭看了我一眼,不快不慢地說:「回來了?先把作業做了,要不晚上看不見。」我「哦」了一聲就把作業拿出來,拿了兩張板凳就在屋簷下做起了作業,門也沒有關。屋內的床響聲越來越快,媽媽的叫聲成了從鼻子裡發出的哼聲,重重的,還有爸爸的喘氣聲和撞擊的「啪啪」聲,還有隱隱約約的「噗嗤、噗嗤」聲音。

  又過了二十多分鐘,忽然爸爸一聲低沉的吼聲,床不響了,只剩下爸媽的喘氣聲,我知道結束了。不一會兒爸爸就只穿著一條褲衩出來了,在我身後問道:「有沒有不會做的?」我搖了搖頭,說道:「會做。」爸爸說了一句:「我去做飯,等吃飯了叫你。」就走了。

  不一會兒媽媽才出來,穿著一件長衫,有點薄,隱隱能看到內褲,胸部更明顯,兩顆乳頭清晰映出,臉上紅紅的,連耳根和頸項都是紅的,我想她是有點生我,又第一次當著我的面和我爸「嗯嗯哦哦」的,難為情。也是,她畢竟還是姑娘才嫁過來兩天,雖然同是農村長大的,這種事她肯定見得不少,但始終是自己第一次做,別人看,雖然我是小孩子,但畢竟剛結婚,還有姑娘家的怕羞心態。
  說來奇怪,我在我的認識裡姑娘怕羞,可一旦結婚生子後就不再怕羞了。就如住我對邊的張大嫂,前年結婚的時候整天不敢出門,還是一個月後才敢和村裡的男人說話,但去年夏天我去她家玩,張大嫂在家帶才半歲的女兒,丈夫上山幹活去了,她不但當著我的面餵奶,餵過奶後還叫我給她看住女兒,她門都不關就脫光衣褲在屋裡洗澡。我當時也沒什麼反應,不比現在,感覺這一年我長大了很多一樣,去年及前年和小夥伴去偷看婦女冼澡,就好像去偷人家的李子一樣,沒現在這種興奮,只有緊張。

  媽媽來到我身邊見我在發愣,就問:「怎麼啦,哪道題不會?我給你說。」我隨便指了一道數學題,她愣了一下,我一看也愣了,居然……居然是一道很簡單的加減法。

  媽媽愣了一下後就低頭給我認真的講起了如何如何的,我從她彎腰後下垂的領口看進去,紅脖子下是鎖骨,鎖骨下是一片白嫩的肌膚,再下去一點是兩團白嫩嫩的肉球,上面各有一點嫣紅;再下面是平坦的肚皮和性感的肚臍眼,再下面是一條花色四角褲和白嫩的大腿。我趕緊把目光放在作業本上免得被發現,我可不想被新媽媽留下一個壞孩子的印象。

  吃晚飯的時候,媽媽小聲的和爸爸好像在說叫我別出去了,睡就在家裡睡,看來我在新媽媽心裡的印象還不錯。但爸爸卻跟我說:「今晚你還是在二嬸家再睡一晚,明天早點起床,和我們去見一見外婆。」我才想起還有這回事,新媽媽結婚三天回娘家。

  我點了點頭,說:「我沒請假。」媽媽聽了後說道:「沒事,等一下我和你去跟老師請個假。」

  我們村有二十多戶人家,大部份都是房子挨房子,中間只隔了個一米多寬,出屋簷外中間有條排水溝,但也有幾戶隔有十來米遠,這就把我們村拉得很長。大家都習慣地把它分成三個院子,上中下三院就以房與房中間十來米寬的林壩為界,我家在中院,林老師他們在上院。

  由於林老師她爸在鄉上當副校長,聽說校長要退休了,而林老師的爸爸想上一步,所以原本一個星期回來一次的他,現在都幾個星期沒回來了,就林老師和她媽在家。林老師的哥哥大學後就分在了城裡,一年才春節回來一回,所以媽才說跟我去請假。我吃完飯後想出去玩,於是就跟媽說我先去林壩等她就跑了。
  我走到二嬸門前,發現天都快黑了,怎麼二嬸家還沒人?門都關著的。我繼續往上走,到了林壩才發現,原來二嬸一家和幾家人在林壩邊上空地吃魚喝酒。我們這魚蝦很多,隨便在哪田裡都能弄不少,是最不值錢的東西,比米還賤。因為煮魚要油大才好吃,可是這年代全家吃飽大米飯就讓人羡慕了,油大就是奢侈品,所以吃魚大家湊起來再弄幾斤老白乾,叫打牙祭。

  我看幾家人都喝得有點高了,正在收拾東西,有兩家人相互扶著提著東西往回走,姐也扶著二叔往回走,看來完全喝麻了。二嬸也臉紅頸漲的在和幾人爭著什麼,我和姐打了個招呼就繼續走近,才聽見二嬸說:「來呀!試就試!」說著就走向林壩裡的一個草堆背後,我看見幾個男女也跟了過去,於是也好奇地悄悄跟了過去。

  我躲在一棵樹旁看見二嬸在脫衣服,一會兒就脫光了躺在草堆下叫道:「誰來?」這時旁邊的一個女的也脫光了衣服,站在草堆下看著幾個男的,而其餘三個女的在一旁起鬨:「快點!快點……」

  我這時才看清站在離二嬸一米外草堆下全身赤裸的女人居然是我的老師的媽媽,她四十多歲了,奶子有些下垂,乳頭黑黑的,皮膚還算白淨,有點胖,尤其屁股很肥,陰毛有點像是淡黃色的,不多,可以看見黑黑的陰唇,像木耳一樣。
  這時兩個男的脫光衣服,一人走向一個女人,沒有前戲,抹了點口水就開始抽插起來。選擇林老師媽媽的那個男的叫于文,三十七、八歲,身材一般,不胖不瘦,一米六八左右,陰莖比我二叔的還短,只有十公分左右。

  他一上去就把林老師的媽媽放在墊了草的地上,把口水一抹在雞巴上就分開林老師媽媽的雙腿,對準那黑黑的洞口,腰一挺就插了進去,停了兩秒就開始抽插起來,一手握住林老師媽媽的奶子捏成各種形狀,一邊低頭含住另一個奶子的乳頭不停吸著,還把頭左右擺動。而林老師的媽媽則抱著于文的頸項,下身也配合著一挺一挺的,嘴裡還不停地叫喚:「哦……爽啊~~哦……舒服~~」不一會兒就聽見「噗滋、噗滋」的水響聲。

                (待續)



                (四)

  接上篇。

  選擇二嬸的男人叫萬力,人如其名,一米七五的個頭不算太高,但也不算矮了,尤其是一身肌肉特別發達,油黑油黑的,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特別健壯,龜頭如雞蛋般大小,雞巴長十五公分左右,上面青筋暴凸,向上翹立,對婦人來說特別喜愛這樣的猛男。

  萬力抱起原本躺在地上的二嬸就狂啃亂摸,猶如幾天沒吃飯的擁有了美食,二嬸見到萬力壯實的肌肉和那堅挺上翹的雞巴就開始濕潤了,再被萬力這一陣狂啃狂摸,下身已是洪水濤濤,一咬牙抱住萬力就叉開雙腿對準萬力的雞巴,腰一沉就「啊」的叫了起來:「啊……好爽呀!硬雞巴,好硬呀!」邊叫腰還不停地扭動著。

  萬力在二嬸把他雞巴包圍的那一刻也「嘶」的吸了一口長氣,不過在面對二嬸不停叫喚、不停扭腰的挑釁也不甘示弱,雙手托著二嬸的屁股把她整個抱了起來,腰一挺,然後一弓,然後再挺再弓,嘴上也不甘示弱地問道:「爽吧?我的硬雞巴插得你爽吧?」

  「爽,太爽了!使勁幹,用力幹,爽死了……」二嬸雙手抱住萬力的脖子大聲叫道。

  「喜歡嗎?喜歡我的硬雞巴幹你嗎?」萬力一邊抽插一邊說。

  「喜歡,太喜歡了,我太喜歡被又大又硬的雞巴幹屄了。」二嬸也忘情地回道。

  不一會兒就聽見「噗滋、噗滋」的水響聲,只見二嬸的下身已是晶光閃閃,淫水開滴,「哦……哦……我要飛了……哦……哦……插深點……插進我的子宮裡……用……用力點……插開我的騷屄……」二嬸的第一波高潮很快就來了。
  萬力一聽這話哪能受得了,把二嬸放在地上,抬高二嬸的雙腿,對準淫洞猛地一撲,「啊……」二嬸長長地叫了一聲就開始喘粗氣了。萬力好像受到了二嬸剛才話語的挑釁,不管二嬸的叫喊,用力地撞擊著,每次都插到底再退出整個雞巴的十分之八九,再猛地插入。

  「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啊……」二嬸除了「啊」,想說話都說不出來了,「啊」一聲抽一口氣,再「啊」一聲抽一口氣,呼吸都不太順了,哪還有力氣說話。
  「啪啪啪……啪啪啪……幹死你!我幹爛你這個騷屄!」萬力一邊快速的抽插還一邊咬牙切齒地呵喊著,可憐二嬸現在只有靠喊叫才能發出聲音:「啊……啊……哦……我難道……啊……哦……怕……」連一句完整的話都難以說清楚。
  反觀林老師的媽媽那邊卻完全相反,于文被林老師的媽媽騎在身下,腰瘋狂的扭動著,還一邊喊:「哦……嗯……嗯……哦……爽……爽死了……」

  于文躺在地上可就沒那麼幸福了,只見他咬著牙,紅著的脖子上可見青筋,可見他忍得多麼辛苦。「啪啪啪啪……」林老師的媽媽或許是發現搖擺不過癮,開始上下猛烈地抽插起來。于文可能是忍不住了,翻身把林老師的媽媽壓在地上狂風暴雨地猛烈衝刺撞擊起來,「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操得林老師的媽媽呻吟不斷:「哦……哦……啊啊……」

  現場淫亂不堪,撞擊聲、淫叫聲,還有隱隱聽見「噗滋、噗滋」雞巴在潮濕的騷屄中帶出的水響聲。

  又過了一會兒,于文首先挺不住了,「啊」的大叫一聲就發現他撲在師母的身上使勁抱住師母,屁股一陣抽搐,好一會兒才翻身躺在地上。師母也喘著氣,兩腿分得大大的,黃白色的精液不斷地從她陰道流出,伴隨著師母陰道一開一合地吐出的還有一些小氣泡和精液混合著流濕了原本就汗濕了的屁股,再順著屁股流在草上。

  這時又一個叫江山的男人脫光衣服,挺著長槍直接插進了師母還沒流乾精液的濕潤陰道。或許是師母原本就快高潮了,再被江山這又硬又長的雞巴一插到底就忍不住全身顫抖高聲叫了起來:「啊……使勁……快插,快抽插,使勁幹……啊……啊……快點……再快點……」

  江山早就被現場的淫亂氣氛刺激得受不了了,又遇師母一通挑釁哪能不猛,只見他那根十七、八公分的雞巴不斷地在師母的濕屄裡進進出出,速度之快,快得只見淫水與精液在他和師母的交合處不停飛濺,「我日,我日,我日日日!」江山嘴裡不停地喊著。

  「啊……啊……啊……」師母越叫越大聲,雙手使勁地抓著地上的雜草,頭一會兒向上昂起又倒下去,還不停亂甩,頭髮早已凌亂不堪……就在這時我忽然聽見身後有腳步聲傳來,我轉過頭一看,發現是媽媽,我趕緊退回路邊,裝作不知道她來了般坐在路邊的一石頭上,把頭埋在雙腿間,好像睡覺一樣。

  我媽肯定也聽見了不遠處草堆後的淫亂聲,沒辦法,他們太淫亂了,男的不斷吼,女的不停叫,只要在林壩的路上想不聽見都難。於是媽媽就拍了我肩膀一下,小聲地叫了一聲:「怎麼在這睡?別感冒了。」我裝作有點迷糊的樣子揉了揉眼睛,「媽,你來啦?我們走吧!」我大聲的說道。

  媽一下就想捂著我的嘴,但晚了,她瞪了我一眼,「這麼大聲幹嗎?大晚上的,晚上說話要小聲,知道嗎?」媽小聲地說我。我點了點頭就被媽媽牽著手往前走,可沒走多遠就發現林老師站在林壩裡懶洋洋的靠在一棵樹邊,看著不遠的草堆,正當我們想該不該過去的時候,林老師轉頭發現了我們,我媽也只好牽著我過去。

  「蘭姐。」林老師先和我媽打了個招呼,我媽不知該說什麼,只好叫了聲林老師直奔主題:「我帶小志來請假的,明天我回娘家帶小志一起去,你看……」
  「沒事。」林老師拈了下額上的頭髮,就發現我媽有些不自然,想看草堆那邊又不好意思,瞅一眼又轉回過來。林老師微笑了一下道:「蘭姐,看你紅光滿面的,不錯嘛!他們都說村長能幹,看來真的能幹。」我媽笑了笑,道:「一般啦!」

  林老師微笑了下,指著草堆又道:「你看他們幾個男的誰能幹些?」我媽紅著臉不知怎麼回答,林老師看出我媽不好意思,就開導道:「這有什麼,人之常情。我爸幾週沒回來,把我媽想壞了,我估計今天我媽能幹三個,當然如果不算萬力的話更能幹,四個應該沒問題。還是二嫂更能幹,我估計在場的五個男人每人一次都沒問題,說不定還要一兩個男人幹第二次,真能幹,讓人好羡慕呀!」
  我媽輕聲問道:「這樣不怕幹壞了嗎?」

  林老師笑了下道:「女人的陰道收縮性很強,就像皮筋一樣。你剛結婚可能不知道,女人越被男人幹得多就越能幹,男人幹到你陰道紅腫脹痛都沒事,過幾天就好了,好了以後更能幹,連續幾次以後,沒有四、五個男人是解不了癢的。
  要是被男人幹得裂痛就不能再幹了,因為裂痛就說明陰道內壁或子宮裂開了些,就要吃些消炎藥了。不過馬上不讓男人幹也沒事,如果再幹就有危險了,所以只要沒感覺到裂痛,再多男人幹都不怕。

  我上夜大的時候,有個女同學叫劉小豔,她是結了婚帶著三個月大的孩子來上學的,剛開始的時候還不太好意思當著大家面餵孩子奶,但孩子餓了就哭,又要上課,沒辦法只好在教室一邊聽課一邊餵奶。女同學還沒什麼,男同學可就享福了,有事沒事都找她這樣那樣的,一來二去就和男同學打成一片。我和她租房住,所以清楚她一個學期不到,你猜她一天幹過或被幹過多少男人?」

  我媽搖了搖頭表示猜不出,林老師搖了搖頭道:「十四個。」

  我媽吸了口氣:「十……四……個?」

  林老師點了點頭道:「不錯,十四個。我記得最多的一天她就和十四個男人幹過,從早到晚基本上沒斷過。你無法想像吧?我也吃驚,可是第二天她像沒事樣又和幾個男人幹過,到後來,她基本上除了那幾天,每天都要和幾個男人幹。可惜我還沒結婚,不能幹。唉!」

  我媽驚到了:這麼能幹,每天幾個男人,最多的一天十四個……我發現我媽夾著兩腿,紅著脖子看著草堆,眼睛瞪得大大的轉都不轉了。

                (待續)

===================================  嘿嘿,新婚媽媽開始接觸性知識了哦,喜歡的回評頂起。

  希望看本文的男女老少都……能幹。哦,這是我最早聽到「能幹」這個詞的解釋,這個詞……能幹……

上一篇:脫衣麻將8三護士脫衣麻將中續下一篇:【淫欲人生之无知小保姆】